屡败屡战的并购者

“小批量,走高端。这就是我们的考虑。”庞青年说。

坚持高端路线

庞青年同欧洲企业合作了这么多年,他从来不做财务投资,一定要控股。

为此,青年汽车用整合后的尼奥普兰技术,先制造出半成品,再运送到德国为汽车安装发动机、变速箱、后桥。

与威盛巴士的“闪婚”,庞青年回应说,“也并非是一时兴起。”

未等解密收购威盛始末。8月27日,青年汽车集团对外宣布,已与上市公司荷兰世爵汽车公司签署《购并和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通过增资、注资、知识产权和品牌资产的组合,投资世爵成立三大业务板块。

8月30日,“即充式纯电动公交车”在金华市青年汽车厂区公开亮相。这种电动公交车可利用“辫子”接触电缆进行快速充电。据悉,首批30辆电动公交车将在杭州投入运营。

青年汽车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新能源技术研发。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青年汽车提供了100辆JNP6120GD电电混合公交车并成功运行3年。但那时青年汽车用的电池、电机都从外购买。

除了技术的继续引进,此次收购主要是为了青年汽车“战略阵地前移欧洲”。

庞青年说,普通锂电池充电要6-8小时,青年汽车的新能源电池只需5分钟,另外,在电池寿命上,青年汽车也做了很大突破。“我们的电池可终身使用,如果车子没坏,电池坏了,青年汽车保证给你换。”

相较之下,世爵“现成的资源”就显得极具“魅力”。“营销网点是现成的,产品又走高端奢侈路线,符合青年汽车的发展战略需求。同时,如果双方合作,可以通过逐步投资的方式进行,资金压力也比较校”庞青年说。

威盛巴士与青年汽车的渊源由来已久。威盛巴士前身为成立于1935年的尼奥普兰,该品牌客车在1998年被青年汽车引进,当时Rainmuter担任尼奥普兰总经理,Batha担任尼奥普兰总工程师。2001年6月20日,尼奥普兰被位于慕尼黑的曼公司收购,但随后不久,Rainmuter、Batha通过再度收购将尼奥普兰重新收回,成立威盛巴士,公司现有员工80%都是尼奥普兰的老员工。

9月,记者在杭州见到庞青年时,他身穿粉色白条纹衬衫,意气风发。这是近期青年汽车连番收购后,董事长庞青年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世爵的品牌价值,让庞青年十分着迷。世爵汽车公司距今已有100多年历史,1878年开始生产马车,1898年制造了第一辆汽车,1914年开始制造飞机,1918年因一战结束停止了飞机业务,但世爵汽车一直服务于荷兰皇室,其为荷兰女王威廉敏娜加冕仪式献礼制造的著名黄金典礼马车,在21世纪还被用于荷兰各种庆祝仪式。2000年后的世爵公司专门生产高级跑车,价格均在300万元以上。

“那时候萨博虽然申请了破产,但如果能保留品牌,我收购的兴趣仍然会很高。后来萨博商标没了,营销网络也被破坏了,我还买来做甚?”庞青年向记者解释称。

庞青年在收购萨博失利后,悄然连番出手,引发外界不少猜测。“不甘心”、“为了避免被收购”、“为了面子扳回一局”,这些议论不绝于耳。

“香港九龙巴士在国际上的认可度较高,他们董事长跑遍了全世界,最终选择向青年汽车购买新能源汽车,说明我们的产品是可信的。”庞青年解释称,因为在此之前,青年企业已经为香港九龙巴士提供一辆新能源巴士使用。“如果能接到这笔订单,说明我们的新能源汽车是成功的,到时候我还要请行业专家对我的技术进行评估。”

“我们在协议中就约定,威盛必须把工程技术人员派到中国,还要负责我们的供应商标准达到欧洲要求,尤其是车体的环保、安全、技术等等,都要跟欧洲标准同步。”庞青年解释称,“如果这些不写清楚,即便100%控股都不可能拿到他们的技术,因为他们的管理董事有最终决定权。”

同时,青年汽车与世爵又以8:2的比例成立“荷兰世爵凤凰股份公司”。青年汽车提供凤凰技术平台出资。“去年青年汽车从萨博那里买入的新凤凰平台技术,原来就是世爵全资拥有,买入后搭配莲花等其他品牌轿车并不适用,现在萨博凤凰平台重新回归世爵,也是公正的。”庞青年解释称。

直至2011年12月,因为“在技术转让等问题上仍享有发言权的老股东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不同意”,萨博申请破产。庞青年立即将主要精力集中到收购世爵中。

双方的洽谈十分顺利。当了解到,为避免要约收购,青年汽车只能购买世爵汽车29.9%的股份的时候,庞青年表达了不满。“29.9%的股权是控制不了这个公司的。我同欧洲企业合作了这么多年,从来不做财务投资,一定要实质控制。”

“既利用了技术,又降低了成本,两者结合,在欧洲就没人能跟我们竞争了。”庞青年充满自信,随后又补充道,“当然,还要加上青年汽车独创的新能源技术。”

为此,双方进一步约定,青年汽车与世爵以3:1比例成立“世爵联合股份公司”,世爵将商标和技术转至世爵联合股份公司。“这样我就能控制技术和商标了,世爵联合剩下25%的股份中,青年汽车还占了29.9%,基本能达到我的要求。”庞青年对此颇为满意。

7月13日,青年汽车集团收购德国威盛巴士有限公司(VISEON Bus
GmbH)部分股权的项目,得到浙江省发改委批复。10天后,这条消息经省发改委官网公布后,爆炸式传开。

“早在去年年初与萨博接触的时候,我们就计划萨博、世爵两个都要合作。”庞青年告诉记者,“但后来萨博收购太耗精力,与世爵的合作就暂停了一段时间。”

“我们只是想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高端品牌,开发属于自己的高端技术。”庞青年回应道,这也是青年汽车从创立到现在,一直追求的理念。

在引进消化尼奥普兰技术后,青年汽车迅速占领国内高端客车市常“我们很多员工都是在他们那里培训,双方非常熟悉。另外,威盛的所有技术、团队、理念、管理全是尼奥普兰的,这是市场公认的,销售自然也就不成问题。”庞青年补充道,这是双方闪电般合作的前提。

新能源项目已列入青年汽车今年的一号项目。“不只是造车,更要做系统研究。”庞青年重申。

而就在2个月前,在闹得沸沸扬扬的萨博收购案中,青年汽车与萨博失之交臂。现今看来,庞青年似乎在下一盘棋,这几招棋一前一后紧紧相随。

永利皇宫,“我们觉得这个品牌很有历史,又属于豪华奢侈品。同时,世爵跑车能卖到300万元以上的高价,也证明了它的技术价值。这些都符合青年汽车未来的战略定位,所以最后才决定与他们合作。”庞青年说。

中途,俄罗斯富商安东诺夫曾意欲收购世爵汽车29.9%的股权,庞青年十分反对。“我跟他们重申,萨博项目要做,世爵也要做。”但无奈当时青年汽车对萨博的收购正处于关键节点,与庞大汽贸携手收购的谈判进行得并不顺畅,庞青年根本无暇顾及与世爵的合作事宜。

“我们的新能源汽车技术已经达到了产业化要求。”庞青年称,“不仅如此,青年汽车目前的指标能代表新能源的方向。”

青年汽车与世爵的“恋爱”期,并不比与萨博的短。

“如果车子100%中国制造,即便用的是欧洲技术,依然很难出口到欧洲,但如果是在欧洲制造的,销售起来就畅通无阻了。”庞青年对此颇有心得。

新能源汽车量产

此次合作,青年汽车共出资3500万欧元,其中1000万欧元增资到世爵汽车持有其29.9%股份。另外2500万欧元根据世爵联合股份公司后续产品开发进度分布到位。

几年前,青年汽车作为全国第二家取得欧盟整车认证的企业,将客车顺利输送至欧盟某些国家和地区。但欧盟是客车发源地,竞争十分激烈,青年汽车如若要在这里竞得一席,必须加强自身优势。

这次收购后,原上市公司世爵汽车仍生产现有产品。新成立的世爵联合股份公司,则开发生产世爵D8四门超级SUV,以及轿跑车、轿车,定价300万元以上。荷兰世爵凤凰股份公司,则利用萨博凤凰平台,生产新车型,但仍是萨博的系列产品,售价可高达80万元,突破萨博最高价不过50万元的瓶颈。

“我很不看好锂电池,容易爆炸,寿命又短。”庞青年说。青年新能源技术专注于“封闭式、贯通式和组合式”,研发5大核心系统:车体、充电站、控制系统、电机、电池。

继续引进技术,只是庞青年布局欧洲市场的第一步。

但今年年初,青年汽车重启萨博收购,庞青年信心满满地对外宣布,“若不拿下萨博,绝不班师回国。”外界普遍认为,庞青年对萨博仍“余情未了”。

两年磨一剑

庞青年透露,“这次与威盛的合作,很重要的一点,是为了将青年汽车的新能源技术在国际市场打开知名度。”

战略阵地前移欧洲

9月,香港九龙巴士或将向青年汽车订购一批新能源汽车,庞青年对该笔订单寄予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