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12-07发布:

噜噜噜噜噜噜狠青春韵事 1-4

精彩内容:

子的小穴,雙手則去玩弄張淑惠的雙乳,嫂子則雙手牢牢捉著書桌。 “啊……小儒……你…插死嫂子了……嗯……呦……好弟弟……嫂子真幸福……嫂子要嫁給你……嗯……嫂子是你的老婆……嗯……我要……啊……要你天天……幹…幹……嫂子的小穴……嗯……嗯……” 林鴻儒扶起嫂子的左腿,使張淑惠的小穴更開,而那小陰蒂更加突顯出來,林鴻儒便伸手去扣挖那小陰唇和陰蒂。 “啊……小儒…好丈夫…親哥哥……你的肉棒…好粗…好大……啊……嗯……快…啊……快……嫂子…小儒的親妹妹……要出來了……啊……快泄了……好舒服……啊…

噜噜噜噜噜噜狠

刺。 張淑惠吐出手指,也叫道:“來吧……嗯……嗯……射給…嫂子……吧…把小儒的…孩子……全射來吧……啊……啊……姐也快來了……姐來了……啊……” 張淑惠的小穴一緊,一陣暖流自體內湧向林鴻儒的龜頭,她泄了,高潮了。 林鴻儒也支持不住,腰骨一麻,出口道:“啊……嫂子……我也射了……啊……” 林鴻儒一喊再用力一頂,將雞巴全根沒入嫂子的小穴,讓龜頭頂住張淑惠的子宮口,陣陣的陽精傾巢而出,把自己滾燙的陽精全部望嫂子的小穴射入。 “啊……好燙……好舒服啊……美…美的上天了……嗯……我的…孩子……親哥哥……射給我了……啊……” 林鴻儒射完精後,壓在嫂子的身上,再聳動幾下,就趴在張淑惠的身上喘息著。兩個人都汗水淋漓,呼吸急促,之後兩姐弟相擁一起,互相撫摸著身體,因疲勞而相互擁抱同床而眠了。 第002章、淫蕩的嫂子張淑惠 在醫院裏休養了一個多月,總算痊愈了。但如此美好的暑假結束了,林鴻儒感到幾分的失望,帶著一顆無奈的心,回學校參加開學典禮。 陳香雪是林鴻儒的導師兼英文教師,現年叁十歲。于年前嫁爲人妻,可惜新婚不久丈夫被派往海外當任區域經理,留下她孤守香閨強忍兩地相思之苦。 陳香雪有著傲視群雌的34D大胸脯,細白的肌膚加上修長的美腿,是全校公認的校花。 林鴻儒雖然已在嫂子媚

噜噜噜噜噜噜狠

此與世永別。 自從哥哥去逝後,留下姐弟四人,嫂子張淑惠一肩擔起家庭的生活重擔,繼承夫業在商場上打滾,在短短的一年中將公司經營的更規模龐大,且名聲更遠超過丈夫的名氣。 今年暑假林鴻儒參加救國團的登山活動,在攀爬的途中不慎跌斷了腳,而住進醫院特別病房休養。親朋好友得知此事後,都紛紛的跑來醫院探病,增添幾分熱鬧。 這天嫂子送走了所有訪客,坐在床沿邊對著林鴻儒說: “小儒,你是我們林家的唯一血脈,我希望今後你不要再有任何的意外,你是姐心中的一塊肉,要好好愛惜自己。”說著,眼角滴下了淚水。 林鴻儒感動的握緊嫂子的雙手說:“嫂子,對不起!今後我不會再讓你傷心了,我愛你,我會好好孝順你。” 說完

噜噜噜噜噜噜狠

風波過後,鄭爽還能得到這麽多粉絲和網友的支持,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情理之中,因爲這是粉絲對偶像的支持。如果放在其他好的影響力事件之上,這種粉絲對鄭爽的“關心”確實很感人,但事實恰恰相反。在鄭爽犯下的所有錯誤都成爲事實的情況下,粉絲們仍然繼續支持和鼓勵她,這暴露了追星路粉絲的無知。這種行爲無異于摧毀叁觀,外界真的很難理解和認可。 雖然鄭爽已經不再回應之前的風波,因爲他已經被鄭爽球迷針對和

噜噜噜噜噜噜狠

使原本學業成績不錯的他上了高二後。成績一落千丈倒引起了嫂子的關切。 夜裏,林鴻儒在房間裏看書,嫂子端了牛奶和面包進來,對林鴻儒說:“小儒,嫂子……跟你…跟你的關系,會不會影響……” “嫂子,你想太多了,這是我們姐弟倆的秘密,在家裏,你是照顧我們的好嫂子,在床上你是我親愛的老婆,性伴侶。你愛我,我也愛你,你要有這樣的想法才行,不然,你我的關系會讓你有罪惡感,那就不是快樂了,是不是呢?” “小儒

噜噜噜噜噜噜狠

穴……爽歪歪……了……哎呀……好美喔……大雞巴哥哥……好會幹喔……嗯……” 張淑惠媚眼如絲的看著她們性器官,自己的淫水沾濕了兩人的陰毛,還流了滿床,像是小孩尿床一樣,濕了一大遍。這時張淑惠的小穴有著陣陣的痙攣,一陣陣舒暢的感覺從小穴流出,林鴻儒也滿身大汗了。 “喔……喔……親弟弟…啊…嫂子快來了……啊……你也跟…姐一起吧……我們姐弟倆…一起來吧……嫂子快給你……了……啊……” 林鴻儒也到達爆炸的邊緣,于是加快速度的插幹著小穴,深深的插到底,睪丸次次碰撞在嫂子的小騷穴,仿佛要被他幹進去一般,林鴻儒用手撫摸著嫂子和自己雞巴和肉穴的交合處,用手指去玩弄嫂子的陰蒂。沾滿了一手兩人的精水,把手指伸入嫂子的口中,張淑惠激動的含住吸吮著弟弟手指上的淫水。 “嗚…嗚……嗚……”嫂子嘴裏有弟弟的指頭,邊隨著弟弟的撞擊邊發出快感的鼻音。 “啊……啊……嫂子我要來了……”林鴻儒快支持不住,要做最後的沖

噜噜噜噜噜噜狠

,姐弟二人相擁在一起,仿佛時光停留一般,久久不能分開。 此時,嫂子開口道:“小儒,你也好幾天沒洗澡了,姐去幫你準備熱水,幫你全身擦拭一下好嗎?” “嫂子,這…這……不大妥當吧!” “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你我是姐弟啊,且你是我身上的一塊肉呀!” 說完便往浴室裏去。一會兒,雙手捧著臉盆來到床邊。嫂子將毛巾擰乾,小心異異的擦拭著林鴻儒的每一寸肌膚。林鴻儒感到全身舒暢,那七寸多長的雞巴不知覺的堅挺著。當她擦拭到腹部時停住了,臉頰泛起一便遍紅薰,雙眸直視著林鴻儒的陽具,不知覺的一陣顫抖,小穴裏像有千萬只的螞蟻爬著。 林鴻儒見此景,尴尬的說:“嫂子,不要再擦了。” 說完,雙手去拉著棉被想遮掩自己的窘態。 嫂子爲了進一步刺激弟弟,拉開了棉被緩緩的低下頭,以近似遲頓的動作,慢慢的將陽具吞入口中,舌頭在龜頭上舔舐著,左手輕輕的撫摸著陰囊,右手則去解開自己衣服上的鈕釦. 林鴻儒受不了嫂子如此的挑逗,也伸手在嫂子的肌膚上遊走著,最後停置在嫂子的雙峰上,把玩著那兩粒乳頭。 此時嫂子已全裸的呈現在可愛的弟弟眼前,以手指溫和地撫弄自己的陰毛。口中急速的套弄弟弟的雞巴,嘴裏發出“嗯……嗯……”的聲音。 林鴻儒曾幾何時,被如此的玩弄過。一股舒暢直沖腦門,雞巴忍不住跳動幾下,那又濃又密的陽精直射嫂子的口中。嫂子閃過不及,索性全部吞入口中。 林鴻儒雙手捧起嫂子的臉頰,深情的雙眼直視著嫂子說:“嫂

噜噜噜噜噜噜狠

噜噜噜噜噜噜狠